我印象中的欧阳杏蓬

2021-01-07 11:12     www.rmzxcn.com

我一直觉得欧阳杏蓬的散文写得好,文笔朴实有力,内容充实丰富,多叙事记人,几无抒情文,这点尤让人眼前一亮。  

其实,我和欧阳杏蓬并不认识,只是在好多论坛,见过他的名字,就一直记到现在。说记到现在,并不虚言,我估计从初见到如今,应远超十年了。十多年,我们淡忘了多少一起嬉笑过的朋友,却还能记住一个从未有过交集,不算是朋友的朋友,我觉得自己说记到现在,已不是客套了。  

很难说清第一次见他(指名字),是在哪个论坛,毕竟时间太久了,隐约记得好像是在搜狐的散文随笔。我那时在论坛像个隐影人,多般发了帖子就算,极小回复,更小回别人的,关注的人更不多,却注意到了欧阳杏蓬。不仅仅是满版的抒情文,几乎只有欧阳杏蓬写记叙文,更主要是欧阳杏蓬的文章,符合我心中的好文章。在论坛上,欧阳杏蓬也是扔下帖子就跑,比我更疏离网络与论坛,我至少还有几位朋友,经常相互“唱和”(回帖)。欧阳杏蓬似乎都是独来独往。要知道,那时论坛不像如今低迷,人气还很旺,欧阳杏蓬文章虽好,和人却不交流,于是读他文章的人不少,回他帖子的人却不多,可能大家都觉得文章写这么好的人,多少有些清高或不太容易结交,就有意无意都只读不回。看着欧阳杏蓬回复寥寥的文章,仿佛是看到欧阳杏蓬匆匆来去的身影,孤独地在人潮中消失,不知为什么,这意象给我一种很深的感觉,也许,正是这感觉,让我一直记住了欧阳杏蓬。  

读欧阳杏蓬的文章,我知道他是湖南人(不知有没有记错,我记忆不好),出生在叫东干脚的村庄里,当时生活在广州,经常有文章见报,估计是专业投稿人。这些,就是我对欧阳杏蓬的全部了解。我也在广州附近,在网上却极小碰到生活广州的网友,欧阳杏蓬是极小数一个,很意外,不知为什么,却从没有结识欧阳杏蓬的想法,也许,我也有那样的想法:别人不一定就想认识你,或者,认识别人是对别人的打扰。我知道欧阳杏蓬,估计欧阳杏蓬未必知道有我。  

自此,在许多论坛的散文版面,我都见过欧阳杏蓬,仿佛是在人潮中突然闪出他孤单的脸。欧阳杏蓬和我有两个同共点,不爱换名和独爱散文,所以茫茫网海我们经常邂逅,尽管这邂逅可能一直只是对我而言。前不久,我偶尔到“散文天下”怀旧,发现那里几乎没人管理,还是有人发帖,但已不多,感觉比书话还荒凉许多。却意外发现还在坚持发帖,竟有一个欧阳,还是写他最擅长的记叙文,一如往昔。我不知道欧阳杏蓬对我有没有印象,看着他默默耕耘,不问收获,却觉得他的文章,不应随生杂草,就回帖说不如到书话发帖吧,那人多些。担心产生误会,赶急声明自己不是书话版主。欧阳杏蓬没来,只是回复说:今年散文最是低落(大意)。似不胜感叹。我弄不清他说的散文是指散文天下论坛,还是散文这种文体,但估计是前者。欧阳杏蓬不来,可能是习惯原因,我其实不觉意外。  

​到凯迪又见着欧阳杏蓬。这回,倒是他先回我的帖,可能事隔不久,劝他到书话的事,还有印象。凯迪社区人很多,版面我看不习惯,偶尔扔个帖就转身走,不知欧阳杏蓬在凯迪“混”得怎样,很显然,对网络欧阳杏蓬一直是兴之所致,主要精力都放在散文创作上。不知为什么,总是希望,希望欧阳杏蓬能在论坛上有点小名气,至少能有几个说得来的朋友。为什么会这样想,是一直觉得欧阳杏蓬写得好,理应如此么?我说不清。(作者/独庸生  网络散文家 2021-1-6)

[责任编辑:杨洋]